左邊

A+A
0
201

the-left-side

她是固執又任性的姑娘,每次出門都一定要走在他的左邊。
過馬路的時候,也總是習慣牽著他的左手。
一邊蹦蹦跳跳地東張西望,一邊在他的耳邊不停地嘰嘰喳喳著,看著他笑,眼睛瞇得彎彎的。她從來都不夠安靜。
每次和她一起出門,他都心驚膽戰,要時時當心來往的車輛,總是在汽車尖銳的鳴叫聲中狠狠地把她拉向一邊。
他有小小的惱怒,說,為什么你一定要走在左邊,明明就是右邊比較安全。
她笑,吐出舌頭,我樂意!不行啊?
他給她一個白眼,悶著頭邁開步子往前走不理她。
她像只小貓一樣跟上去,死皮賴臉地拉住他左邊的胳臂,然后繼續跟他吐槽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。

他們第一次的時候,她執意要睡在他的左邊,枕著他粗壯的胳臂,把整個人都縮在他的懷里,長發散開。她睡得很沉。
漸漸地他開始習慣,習慣了她每次逛街都會緊緊地拉著他的左手,習慣了她每天晚上都會躺在他的左邊,習慣了在任何時候都把她放在他的左邊,甚至習慣了和她在一起時從左邊飄來的她頭發上淡淡洗發水的味道……

一天晚上,她依舊是坐在他的左邊。把兩條腿都架在他的身上,抱著他的胳臂,一根根地玩著他的手指,長長的睫毛垂下來,在臉上留下兩片小小的陰影。
她突然問,你有沒有因為哪個女人哭過?
他看到黑夜里,她的眼睛閃閃發光。
他想了想,說,沒有。
她繼續問,那如果有一天我死掉了,你會不會哭?
他很干脆地說,不會。
她撅起嘴,狠狠地掐他,為什么?她不服氣。
他淡淡地說,每個人不都要死的,有什么好傷心的?
她不依不饒,那你會不會為了什么人哭?
他沉默,除非是我很愛很愛的人。
她的心里升起一點一點的酸楚,淡淡的哀傷像是肥皂泡一樣緩緩地上升,又慢慢地擴散開來,融入到無邊的黑暗里。
她戚戚地想,她從來都不是他很愛很愛的人吧。

曾經他有相處得很好的女友,而她不過是他的朋友,他有時會吐槽,說她不像是女孩子。
她總是一副風風火火的樣子,短短的頭發,充滿好奇的眼睛,穿著大大的T恤衫肥肥的牛仔褲,細細的兩只腿晃蕩著,笑起來露出一口白牙,說話時總是還沒說幾句就開始格格地笑。
他們是很好的哥們。
對的,在他眼中,他把她當成“哥們”。
一起逃課去操場上瞎逛,在晚上去數滿天的星星;一起在自習課上搬到教室的最后一排呼呼大睡;一起在放假的時候騎著單車去野外,在寬寬的馬路上放開把手,他們一起尖叫,聽著風聲從耳邊呼嘯而過……他們在一起過了六年,從13歲到18歲,他幾乎存在她和青春有關的所有記憶里。

后來,他們各奔東西。
她喜歡給他寫信,一封接著一封,寫著她的開心她的高興她的悲傷她的難過,她生活里的雞毛蒜皮,她所有的喜怒哀樂,她都一個字一個字認認真真地寫給她。她總是在包里塞著筆和紙,想起來的時候就給他寫幾句,學校里的蒲公英花開了,黃黃的小小的一朵一朵的,散在綠綠的草地上很好看很好看;今天參加了學校廣播社,但是因為怎么都分不清楚N和L被刷下來了有點不開心……

他的回信通常都很短,寥寥的幾個字,她想,也許他不愛寫字吧。她依舊給他寫,一個字一個字,寫在柔軟的信紙上,讓她感覺很安心。
再后來,他說,他有了女朋友,他寄來照片,是美麗溫柔高挑性感的樣子。她盯著那張照片看了很久,有看了很久自己圓圓的臉和亂糟糟的短發,咬著嘴唇許久都沒有吭聲。

她把他寄來的所有文字都放在抽屜里鎖好,她再也沒有給他寫過信。
她想,他有人陪了,他不再需要自己了。
再過兩年,他們都有了手機,他偶爾給她打電話,說,丫頭,都年紀一大把了,還不找人嫁了?
她咯咯地笑,沒有人愿意收編啊!
他也笑,你還是個小孩子,反正也不著急。
又是兩年,靜悄悄地過去。她開始漸漸地忙起來,考各種各樣的證書,參加學校的各種比賽,出去找實習,每天忙到很晚很晚,回到宿舍往往累得倒床就睡著。
她碎碎的短發開始長長,因為太辛苦也瘦了很多,眼睛越發得大。她變成看起來溫婉柔順的姑娘,就連笑起來的時候,也學會了輕抿嘴唇,彎起眼角,不再像以前一樣動輒咧出八顆白牙。那是他喜歡的樣子。

一天,他在凌晨打來電話。她睡得迷迷糊糊。
他說,她離開我了。
夜里很安靜,她只聽得到他略帶醉意的聲音,她感覺自己的呼吸漸漸地凝成一股弦,一點一點地勒緊她的心臟,她茫然地從被窩里伸出手,想抓住什么,卻仿佛又什么都抓不住。
那一天,她剛剛領完畢業證書,通過了當地一家報社的面試,約好了下周開始入職。

第二天,她沉默地在宿舍打包好行李,該寄回家的寄回家,該扔掉的扔掉,然后她把自己的衣服和隨身用品塞滿了一個箱子,直接奔去了火車站,車票的另一頭,寫著的是他的城市。
她一個人走在這個沿海的城市,空氣里是特有的咸濕的味道。她想,這是他的城市,她終于來了。她沒有太多驚喜,也沒有太多不安,仿佛她早就篤定,自己總有一天會來的一樣。

她敲開他的門,伸出他的臉,是宿醉未醒的樣子,很大的黑眼圈,微微發紅的眼睛,還有青色的下巴。
她倚在門框上,語氣輕松地笑,大哥,失個戀而已你至于么……
他說,你來了。聲音黯啞。
他摟住他的脖子,熱乎乎的氣息,她的話被淹沒在他越來越急促的吻中。

她睜著一雙眼睛,仿佛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出來。
她似乎看到很多年前,她15歲的時候,穿著藍色的背帶裙,綁著高高的馬尾,還是不經世事的小女孩。
她抱著大疊的作業本上樓,他靠在二樓的欄桿上,微微側著身子,看著她出現,露出一個微笑。

她看到他背后是一大排剛剛長出新葉的梧桐樹,長長的枝椏伸到飄著大朵白云的天空里,春日里的陽光細細密密地灑在他身上。
那天是她的15歲,那天過后,她的心里有了小小的快樂和戚戚的哀傷,那是只屬于她一個人的秘密。她以為這些小心思,這一生,自己都會好好珍藏,不會被他知道。

她閉上眼,緊緊地圍住了他的脖子……

她的生日,她執意要他帶她買禮物。
他不耐煩,你自己去挑,我去付錢好嗎?
她撒嬌,和他鬧,直接拖著他去商場。
她挑的是花樣復雜的銀鐲子,簡簡單單的一圈,仿佛是舊時深閨里的少女手上的那一圈沉靜與期待。
他笑她,說這樣的東西和她太不般配。又笑她,你是那什么寶貝看多了嗎?銀鐲女紙?
他還是給她戴上,輕輕地套在她左手的手腕上。

她笑,兩只眼睛微微地瞇起來,露出嘴角一個酒窩。
他牽著她的右手往回走,她不停地抬起左手,看著手腕上那一圈銀白色,有著不加掩飾的快樂。
她絮絮地跟他說,以前我和朋友一起說過,如果有一天,有人在我的手腕上套上一個銀鐲子,就是這樣的鐲子啊,簡簡單單的一圈,我就會跟著他走一輩子。
她咯咯地笑,轉過身很嚴肅地說,這輩子,我都跟定你了哦!
他懶懶地摸摸她的腦袋,隨口說,我才不要,整體吵都快被你吵死了。
她生氣,掄起拳頭揍他。
兩個人鬧,一直到過馬路的時候才停下來。

他看著對面閃爍的紅綠燈,似乎有些迷惑。他想,他不過是給了她一個鐲子,為什么可以讓她開心成這樣子。他想,他對她,是不是一直都不夠好……
仿佛過了很久很久。

他聽到急促的剎車聲,還有驚恐的尖叫和越來越凌亂的腳步聲。他習慣性地把手伸向左邊,卻發現她不在那里。
然后,他看到馬路中央,滿地的鮮血,他看到她躺在那里,她伸出的手上,還套著他剛剛買給她的鐲子。
人越來越多,擋住了他的視線。
到處是嘈雜的人聲,他卻感覺什么也聽不見,他覺得自己的呼吸慢慢靜止,他無力地伸出左手,她卻再也不會起來,像以前一樣緊緊地抓住他,看著他笑,露出嘴角一個淺淺的酒窩。

他坐在房間的地板上,沉默地抽著煙,眼前是靜靜的黑色,還有窗子里透進的白色月光,他看著煙圈緩緩上升,又緩緩擴散開來,融進水一樣的月光里。
他認識她十二年,她是他十年的朋友,兩年的女朋友。
他從未送過她任何禮物,也從未對她說過他愛她。他只給她買過那么一次禮物,她很開心,然后她就永遠離開了他。

他起身,開燈,屋子里散亂著她的書,CD,很大的毛絨玩具。他找來紙箱,把那沾染著她的氣息的東西都塞了進去。陽臺上是她養的植物,還是興致勃勃地長得,她收集的各種各樣的石頭。他把它們一盆盆都搬下來,扔到門外的垃圾桶里。他不是對植物有熱心的男子,也不愿意看到它們在自己的面前枯萎。他打開抽屜,里面是她的發卡,指甲油,唇膏……零零碎碎的,如同她在他的耳邊一直嘰嘰喳喳響個不停的樣子。

然后,他看到她的日記本。
他知道她一直有記日記的習慣。淡藍色的日記本,封面上還貼著他和她的大頭貼。他的指尖輕輕拂過那已有些褪色的小照片,她的笑臉好像每次在他面前的一樣。
他打開,里面是她熟悉的字跡,她一貫的漫不經心,帶著幾分稚氣。他一頁頁地翻過,都是他們之間的事,零零碎碎,點點滴滴。他熟悉的那些事,大的小的,有一些他甚至從未放在心上,她都一點一點地記下來。那些往事里,有著她淡淡的哀傷。她在他的面前,卻始終像個孩子,永遠在笑,不在意他有時候的沉默和冷淡,就算被故意疏忽了也可以皺皺鼻子就繼續蹭上來。

他知道她聰明,比他要聰明很多,可是這么多年在他面前,她就心甘情愿的只做個傻子。
他看到她寫,如果我一直離你的心近一點,走在你的左邊,你會不會早一點愛上我?
他的眼淚,終于大顆大顆地掉下來。

文:老妖,分裂型逗逼少女,只想要做個有趣而且認真而且努力的人。
微博:@老妖要fighting
豆瓣:@老妖

打賞&福利

每日領取下方的支付寶紅包也算是對我的一種支持,讓我更新更有動力喲~
PS:①可將領到的紅包打賞給我的支付寶(ˉ﹃ˉ)
②手機打賞方法:保存二維碼圖片到手機,使用微信或支付寶掃一掃
③自愿打賞,金額隨意
支付寶紅包領取方式:
①直接掃碼領紅包
②長按復制此消息,打開支付寶領紅包!cq1Kn138HZ
③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(8190938)就能領紅包
PS:每天都可以領取1次

評論

您必須先 登錄 才能評論
  訂閱  
提醒